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海纳百涓

 
 
 

日志

 
 

[原创] 寻找春天  

2010-03-26 19:33:21|  分类: 散文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 寻找春天              

      [原创]    寻找春天 - 斯金 - 海纳百涓

     圣劳伦斯河带着春天的融雪一路奔腾而去

[原创]    寻找春天 - 斯金 - 海纳百涓

         大雁随春归来

[原创]    寻找春天 - 斯金 - 海纳百涓

       早归的鸟儿守侯在阔别一冬的小巢

[原创]    寻找春天 - 斯金 - 海纳百涓

       小草发出嫩绿的茁壮新芽

[原创]    寻找春天 - 斯金 - 海纳百涓

           树枝上的红色花芽傲立春风中

 

春天不是已经到来了吗?

是的,来过了,也许有一点事,要离开一下。

但她终归会回来。

前天下过一场小雪,今天又升到零上十二度。

我来寻找她的足迹。

又到圣劳伦斯河畔,因为这儿最容易找到她的印迹。

 

我们在激流岛上漫步,冷风吹进敞开的衣领里,

赶紧扣上连衣的帽子。

风在提醒我,春姑娘走了,悠着点吧,你!

       

                   (一)

  这里是鸟的天堂,高高低低、光光秃秃的树枝上,随处可见小鸟巢,它们对人不戒备到令我惊讶的地步,甚至把巢筑在与我齐腰的灌木林上。

 “这里的人还不至于去掏鸟蛋,鸟没有必要怕人。”

 儿子指着一棵大树,分叉上横放蓝色塑料桶,和藤编的篮子。

“您看,那些都是人们为鸟儿做的巢”——果真里面铺了些干草。

“这里的人很爱护动物,有些人在自家院子里放鸟食,

 专门买喂鸟的自动器皿。架在上面的小杆子一旦站了一只小鸟,马上会翘起来,食盒里的谷粒便会在鸟儿面前蹦出一粒,被啄走后,另一只飞来,又啄一粒。去年我们到一家院子,看得津津有味。”

 

  我奇怪,中国人(包括我)为什么对此感到奇怪?

  但愿多看了《动物世界》的孩子们也会象这里的人一样,

  爱护鸟类——这些人类的朋友。

 

  高高的树枝上站着一只黑色小鸟,守在暴露空中的小巢,似乎在等待雄鸟带食物归来。

  儿子说:“您看到那黑色小鸟翅膀上的红色滚边吗?当它展翅时可漂亮了!那红色滚边原来就是翅膀上的一个鲜红色圆圈,套上黄色内圈。我去年看见这里到处都是这种漂亮的小鸟,我把喂鸟的食物平放在手掌,它们就大大方方来啄食,可爱极了!”。我真想知道这鸟什么名字?

 

“你这么早飞回来干嘛?明天预报有雪,你会冻僵的!”儿子朝着它忧心地自言自语。

“明天会倒春寒吗?”我问。

“预报明天又降温,零下十几度。每年四月是春天最不稳定的时候,今年提前了一个月,鸟儿们也提前,这么快就迁徙归来,明天他们会冻死。”

“想什么办法通知他们”我也喃喃自语。

“怎么通知?”儿子认真起来。

 

  在一株光秃的老树上,又发现五六只同类小鸟,站在高枝上,唧唧啾啾,不知在讨论什么?地面上还有几只,在缩头缩脑。

  但愿他们有智慧,能预测明天的春寒。

 这么严寒的环境下,这个种群既然能够活到今天,

 一定有智慧、有理由安全渡过明天,

 我相信。

 

                       (二)

   看到我拍摄的春芽吗?它们不一定都是绿色的,有些树芽是红色、也有黄色、甚至有灰蒙蒙带着绒毛的......。现在还小得不起眼,但都是春的印记!

  在南宁,我没有见过这些植物。这里靠近北极,北温带的植物当然与亚热带不同。

  是不是有一点后悔,没有机会钻研植物学,以至于来到这里,几乎每一种植物都叫不出名字。

  也是冬季落叶的关系,否则上网应该还能查出一两种吧。

 

  让我眼睛一亮的,是那些不落叶的衫树、马尾松、塔松等,还有匍匐地面的某蕨类植物,竟然同一株树叶可显出黄绿色和青蓝色两种颜色,也许是我学习过“色彩理论”,对色差特别敏感;但更重要的应该是,代表着新生命的嫩绿色,本就具备了鲜于老叶的灰绿特性。植物的生命原本就值得尊重!它虽然不能走,不能飞,不能叫,但是时时、处处不也在用自己的色彩呼唤生命吗?

 

  看到我拍摄的小草吧?它是那样茁壮,又嫩绿的让人心疼,开始在不起眼的地面上长出来一株,两株,......一小撮,一小堆。

“明天的春寒它能熬过吗?”

“零下十几度,大都会冻死。但是天一暖,太阳一出,它还会长出来更大一片。”

 不是有一句“春风吹又生”的诗句吗?

 看过《小草》的电视连续剧么?看过《昆仑山上一棵草》的文学作品吗?——“小草”,它已经是坚强不屈、坚忍不拔的代名词了!

   

                     (三)

  圣劳伦斯这一段河面很宽,很宽,河中有多个大大小小的岛。

  我们走的是激流岛,实际是个半岛。

  河水在我们身旁喘急地、不停地流动着,哗哗哗哗、啪啪啪啪,是春天江河的呼喊声吗?是河岸石碑写的诗歌里说的,"河水的欢笑声"吗?

  这条河只在春天才有这么大的流量吗?也许吧,因为她带着刚刚融化的大量雪水。这些雪原本是是上天恩赐给大地的,覆盖整个城市、山林、农场,旷野……。现在又统统归入大河,奔腾向前,一直流入大西洋。

 

 河岸上,有两个人在风中架起三脚架,面朝对岸。是拍摄河水的急流浪花?还是对岸的树林?

 近看,才发现是两个带脚架的望远镜,观察了一个多钟头。

 路边一个面带笑容的老太太,递过小望远镜,用法语对我们说:“你们看那群大雁!”

 原来,河面上空,真有一列大雁,不时变换着队形,飞来飞去。

 这里的人如此关注大雁归来,是因为关注春天的生命吧!

 

 

 

 

 

  评论这张
 
阅读(475)| 评论(4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