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海纳百涓

 
 
 

日志

 
 

[原创] 蝴蝶飞呀飞  

2010-02-26 15:29:50|  分类: 散文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    蝴蝶飞呀飞

 

 [原创]    蝴蝶飞呀飞 - 斯金 - 海纳百涓   [原创]    蝴蝶飞呀飞 - 斯金 - 海纳百涓  [原创]    蝴蝶飞呀飞 - 斯金 - 海纳百涓

 

[原创]    蝴蝶飞呀飞 - 斯金 - 海纳百涓   [原创]    蝴蝶飞呀飞 - 斯金 - 海纳百涓  [原创]    蝴蝶飞呀飞 - 斯金 - 海纳百涓

 

[原创]    蝴蝶飞呀飞 - 斯金 - 海纳百涓   [原创]    蝴蝶飞呀飞 - 斯金 - 海纳百涓   [原创]    蝴蝶飞呀飞 - 斯金 - 海纳百涓

 

[原创]    蝴蝶飞呀飞 - 斯金 - 海纳百涓   [原创]    蝴蝶飞呀飞 - 斯金 - 海纳百涓   [原创]    蝴蝶飞呀飞 - 斯金 - 海纳百涓

 

  参观 Montreal  的活体蝴蝶馆,我象头上飞来飞去的蝴蝶那样,浮想翩翩。

 

  虽然广州 2003 年也建立了蝴蝶馆;北京早在 1998 年就有一个出色的灵山蝴蝶馆,但因忙于工作,都没有机会参观。

  此次在异国他乡,就觉得第一次与可爱的蝴蝶们亲密接触,心情格外轻松,置身于花和蝶的世界里,忘切了烦恼和丑恶,何乐而不为呢?

 

  大凡A 型血的人,是完美主义者,非常喜欢欣赏美丽的图画、怡人的风光、艳丽的的花骨朵、漂亮潇洒的人物......,世界上一切美丽的东西都会在我脑海里留下深深的印记和渴求。

   绚丽多姿的蝴蝶和凤蛾,何尝不是我心中的一副美丽画图呢?

 

   记得下乡时,领导曾调我到实验站工作,为了建立病虫害档案,我自告奋勇、自掏腰包制作了许多昆虫标本,包括蝴蝶和粉蛾,镶在镜框里,挂在墙上,好象一幅幅艺术品。可惜后来又调离,那些心爱的标本便在文革中自生自灭了......。

  在农业上,蝴蝶和粉蛾的幼虫都以植物叶片为食,当时便被归入扫害灭害之列;

  我不敢斗胆欣赏它们的美丽,尽管它们漂亮可爱的外表是客观存在的事实;只因为自己那“臭不可闻”的知识分子“老九”身份,加上“令人恐惧”的海外关系,还有天生“多愁善感”的林黛玉性格,自然属于“被踏上一只脚”之另类,不敢乱说乱动,实在无力顾及那些美丽的标本了,只是她们至今还活在我心中一个角落。

 

  Montreal 活体蝴蝶馆,是一间玻璃大暖房,布置成迂回曲折的、有葱郁树木、鲜艳花草和假山潺潺流水的小花园;一条从上到下,弯弯曲曲的小道,供大家有序地参观。

我们饶有兴致地观赏停留在花蕊上、树叶上的五彩缤纷的蝶儿,或者抬头追视那些头顶上飞来飞去的小精灵。

忽然,见大家举起了相机,蹑手蹑脚对准一位白发女士头顶上,原来一只可爱的黑红两色大蝴蝶停在那里。不知是她的头发还留有香波的浓郁味,让蝶儿误以为可以采到花蜜?还是因为蝶儿飞昏了头,误以为是一朵大白花?却喜煞了周围的人们,都摒着呼吸、抿着嘴巴,含着笑容,卡卡卡卡地拍个不停,直到蝶儿悠悠然飞走,大家才放松地哈哈哈哈,不约而同地开怀大笑一场。

  后来我们又抓拍了一位男士头上的另一只蝴蝶,他旁边的小儿子正张开嘴巴,惊愕的表情也留在了画面上;

 

  蝴蝶馆里充满了斯文、安静的欢笑,还有儿童们天真好奇的目光。一位轮椅上的慈祥老太太不住地用法语,小小声称赞我们推车上的小宝宝;来玩的几个洋娃娃们也征得家长默许,颠起脚跟,注视我们这小肉团子,露出惊喜的目光。大约是西方人喜欢看东方人的小婴儿,觉得新奇。只是参观者多讲法语,我只听懂一句:“多大了?”,儿子回答说:“一个月”。

 在这清新、静欢、愉怡的场合下,我不由想到了国内观众。若是在国内游览蝴蝶馆,是否还是到处的嘻哈大笑声、高分贝的高谈阔论声、啧啧啧啧的赞叹声、肆无忌惮的喊爹叫娘声,......。那些噪音可真会把密闭的馆抬起来哦!蝴蝶恐怕也会惊恐万状、准备逃离哦!

 

  不知是教养问题?还是中国人天性爽朗的性格?爽朗固然是优点,但是我还是感觉不舒服,以为在公众场合下,每个人必须约束一下自己才好,因为文明礼貌也表现在公共场所上“必须尊重别人的感受”。

   在新加坡乘坐公共汽车或轻轨时,任何时候,车厢里都很安静,而在国内,拥挤的车厢里,人们都可以肆无忌惮,大声用手机说话,有些人似乎怕别人不知道他在谈生意;更有甚者,三五成群外地人,用古怪方言高谈阔论,旁若无人......。可惜,环保工作者测噪音的仪器,都是对准工厂以及办公楼,从来不会到车上测试,因为不可能有人干预这种“高音喇叭”,难道大家不认为那是危害健康的噪声污染;恐怕还以为是公共场所,人人都有说话的“自由”,你管得着吗?!然而,有高分贝噪声污染的自由,当然就没有你想安静的自由、没有保护耳膜和身心健康的自由。

  在这一点上,国人是否必须向西方学习? 至少也要向同种族的新加坡人学习吧。

  学习很重要,教养很重要,防止公共场合噪声污染很重要。

 

  评论这张
 
阅读(378)| 评论(2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