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海纳百涓

 
 
 

日志

 
 

[原创] 血脉相承华人情  

2010-12-10 21:27:48|  分类: 微型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 血脉相承华人情

           ——《祭奠逝去的爱》后续(四)

 

  因为学生都随父母去旅游,我就答应苏迪曼到他家做客。席上有我喜欢的异国菜肴,Rendang(香料牛肉羹)、油炸鸡块等,也有从华人餐馆买的冬菇木耳,有掺杂鲍鱼海参的杂菜。席毕,玛曼的父亲带着警卫出门,母亲则打发玛曼出去买东西,当家中只剩我们两个女人时,玛曼的母亲就拉着我在滕椅上畅谈。

 “喜欢玛曼吗?”

  我不好意思地点点头。

  她把一只金戒指套进了我的无名指上,高兴地说,“哦!刚好合适”

 “阿姨,我不能随便要你家的东西,何况这么贵重。”

 “你仔细看看,里面有什么字?”

  哦!里面刻了两个中国字“福依”。

  她看出我脸上的疑惑,说道:

 “这是玛曼的亲生父亲留下的。”

 “亲生父亲?他是华人?”

 “哦!你是多么聪明的孩子!玛曼的亲生父亲陈福生,他有二分之一华人血统,因为玛曼的爷爷是从中国大陆来的百分百华人,而奶奶是我们本地民族。”

 

  我忽然想起了前几天,我爸爸说过的:“苏迪曼不完全象本地人”的话。

 “所以玛曼有四分之一华人血统?”

  她点点头。

  然而,我看见她满脸交织着幸福与悲伤,泪水已经在眼眶里打着转。

 “哦!阿姨!阿姨……。”

  我用玛曼给的白色手帕为她擦泪。

  她反而更伤心地哭出声来,我慌忙抱住她说:

 “阿姨,您与叔叔一定有过幸福,他一定对您很好,很好,对吧?但是你今天也很幸福,今天的爸比也对您很好,对吗?”

  我发现自己说的话象三岁小孩那样幼稚,语无伦次,可是她破涕笑了,显然被我的话搞笑了。

 “阿姨,我不会说话,请您原谅。”

 “不!姗姗,你说得对极了。我很幸福,玛曼的生父,陈,对我很好,他是玛曼继父古杜尔的救命恩人。”

  我依偎着阿姨,听她述说了一段荡气回肠的故事。

 

  太平洋战争爆发前夕。热恋了三年的情人在依玛思阿姨的故乡教堂里举行了隆重的基督教婚礼。

  陈福生——这个热血青年,在日本侵略者的轰炸声中,毅然弃笔从戈,离开了怀有五个月身孕的娇妻,穿上军装,走上了抗日前线。

  在孩子呱呱落地后,她白天穿上护士装,穿梭在伤病员中忙碌着,晚上在摇篮旁,摇着孩子,唱着美丽动人的催眠曲儿歌——一首流传极广的民谣:

 

“宝贝——,你爸爸正在过着动荡的生活,

 他参加游击队打击敌人哪,我的宝贝,

 他参加游击队打击敌人哪,我的宝贝,

 睡吧,我的宝贝,我的宝贝,我的——宝贝!

 宝贝——宝贝——”

 

  1945年,美军的海空作战消灭了日军的主力,并通过战略轰炸迫使日本投降后,日本法西斯全线崩溃,东南亚各国的抗日武装力量把溃不成军的日寇一扫而光、把残暴的强盗赶出国门!

  可是在翘首盼望中,依玛思竟接到了噩耗,——陈福生已经牺牲在杀敌疆场上。当她悲痛欲绝时,迎来了陈的战友——古杜尔到访。他跪在面前,泪流满面地喊道:“嫂子,我有罪!陈是为了救我而牺牲的!”

  她强忍着悲伤,拉他起来说:“不!你没有罪,你不必负疚,陈是为了祖国而牺牲的,你在战场上也是出生入死的,你们都是国家功臣。”

  之后,他将每个月的军饷寄给依玛思赡养孩子。

  后来,古杜尔在独立战争中屡立战功,当了指挥官后,他仍然继续关怀着依玛思母子,直到独立战争结束,才把她正式娶回家。那时的玛曼已经三岁,古杜尔对玛曼视如己出,疼爱有加,直到今日。

 

 “阿姨,玛曼知道他的生父吗?”

 “我们最近才告诉他。这个戒指一模一样的有两个,是我和陈结婚时交换戴的,另一个已经给了玛曼,他说,这个应该留给你作纪念,当然你们结婚还是必须有自己的戒指。”

  在我陷入沉思中,阿姨又一次唤醒我说:“姗姗,你们还没有打算结婚吗?”

  我说:“阿姨,请原谅我,我还想读大学,想当医生,为穷人治病。”

 “你不能在这里读吗?一定要回中国去读吗?”

 “这里是我的出生地,我是喝这里的水,吃这块土地上生长的粮食长大的,这里是我心爱的第二故乡,但是我从小接受中文教育,如果在这里读医,可能还要花两年时间攻读语言和英文。而在中国则可以直接考读。

  当然,我还没有那么快走,因为——”

  我不敢说下去的内容,就是因为要自力更生,出去工作一段时间来积攒船票钱。

 “姗姗,我有一个要求,希望你答应。”

 “阿姨,只要我能做到的,我一定答应您”

 “哦!你一定做得到——你结婚前先做我的干女儿,喊我吗咪,好吗?”

 “哦!妈咪!——妈咪!”

 

  就这样,我有三个妈妈,第一个是在天国里的生母;第二个是家里的继母,第三个就是眼前的妈咪。我觉得很幸福,很满足。

  啊!苏迪曼,原来你与我们华人是血脉相承的,你在有华人情缘的家庭中成长,你我的相遇,是不是主耶苏的安排呢?还是冥冥之中,我们本来就有心灵相通的情愫?

 

 

  评论这张
 
阅读(389)| 评论(4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