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海纳百涓

 
 
 

日志

 
 

[原创] 女人的天空  

2010-11-21 07:58:47|  分类: 微型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 女人的天空

           ——《祭奠逝去的爱》后续(二)

 

    期末大考过去了,终于看到我的学习成绩,年级第五名。

苏迪曼说:“这已经算很好了,在六十多人中能排第五,已经非常难为你了,班里就数你半工读最辛苦。”

  不管他怎么安慰,我还是若有所失,总觉得在考试之前没有办法全面复习一遍所学的功课,只是囫囵吞枣、走马看花的,心中不踏实,也实在辜负了这个名次。于是耿耿于怀,很想在假期中再复习一遍。

 

“你曾经答应我,考完试来我家,我妈妈很想见见你。”

“……,我想订个计划,利用假期复习一遍上学期的功课,因为总觉得我这个第五名很不踏实,……不过,先看看伯母也好。”

 

“你真是个完美主义者”。

 

  卡顿路上都是小别墅,在英文中是“house”,独立的房子,四周有花园围绕,花园面积比房子大。我当三年家庭教师,从来没有想过要参观学生家的房子和花园,来了直接进书房,规规矩矩,教完书直接走出来。过去羡慕同学常去游泳,自己没有钱买门票,虽知道学生家有游泳池,但不想问、不想参观,更别提要求下池去满足一下游泳的欲望;至于他们家周边有什么人住?邻居是谁?更从未问过,一没有兴趣,二没有时间了解。所以阿曼说我是怪人,教了三年书,也没有注意斜对面他们的家。我越怪,他越感兴趣。

 

  其实不同的环境下成长的人,内心世界当然不同。他是在充满母爱的家庭中成长,活泼、开朗、诙谐;我则在缺失母爱的环境里长大,自卑、脆弱;会边读小说边流泪;还有,读书过目不忘,也许与思想单纯、专心致志有关系,但是我认为与我的愚钝更有关系:既然命运让我生在穷人家,就没有必要羡慕富人的生活,既然命运要让我受苦,就不要追求享乐;只要有爱,特别是母爱,就足够了。

 

  走进明亮的落地玻璃门,阿曼喊了一声“妈咪!”,一位慈祥的、儒雅的年过半百的妇人已经立在我面前,不等介绍,她已经张开双臂拥抱了我,用西方人的礼节,左脸贴我右脸、右脸贴我左脸地亲了起来,然后伸直手臂端详,一下说我瘦了,一下说我高了,又一次把我拥入怀中,轻轻地拍我肩背,好象我是她久别重逢的女儿。我的鼻子酸酸,有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爸比,这就是姗姗,阿曼的朋友。”,受过荷兰教育的人,称呼爸爸为“爸比”。

  我闻声抬头,一个魁梧的男人不知什么时候站在客厅里。

 “您好,伯父!”

 “你好!欢迎你来。阿曼的妈咪经常说起你。”

  他也伸出双手,扶住我的肩膀。

  “不必拘束,我们都是亲人!”

  我明白“亲人”的含义,因为想起阿曼说过的,一位生死之交的华人伯伯,在抗日战场上为救他爸爸而牺牲自己。

 

  那天晚上,我在梦中见到了照片中年轻的生母,穿着旗袍走来,走着走着,怎么变成了穿纱笼的阿曼的妈咪?我笑眯眯地,想跑过去让她拥抱我,可是怎么搞的?总是隔着一层无形的屏障,望得到却够不着……,妈妈,妈妈!……。梦醒时,枕头上湿了一大片,我哭了,哭得好伤心。

 

  有一个女作家说过一句话:女人的天空是非常低的。记忆中好象是肖红说的。

  在我的生活中有过两个母亲,生母、继母。她们的天空真的很低!我的天空呢?

 

  生母是在妹妹出生后得产褥病去世的,那时我才两岁。妹妹也因肺炎得不到及时治疗而夭折。可以说我对生母没有多少记忆,但是朦胧中却很渴望她的爱。只听说她常受奶奶的气,因为没有为她生个男孙。奶奶曾经让爸爸娶妾,就是为了要个男孙。幸好爸爸死活不肯。她是幸运的,在父母之命、媒酌之言的盲婚中幸运地遇上了有道德修养的父亲,但是疾病和贫困还是把她夺去,烧香拜佛也无法让她逃脱死神降下的厄运。

 

  十岁那年,继母来到我家。她娘家贫穷,被抽鸦片的父亲逼着出嫁。有钱的婆家只是为了给病恹恹的儿子冲喜,媒婆天花乱坠地半哄半骗,她父亲半逼半卖,把她打发了。不到一个月,丈夫去世,她也受尽势利眼婆家姑嫂们的白眼和辱骂,回娘家又犯忌,被赶出家门,她曾经去寻死,幸得“妇女会”相助,安排在幼稚园工作。莲姑姑的同事知道她曾经是崇敬我父亲的学生,便介绍给父亲,为了让她照顾大姐与我,长期在外地工作的父亲同意了。

 

  第三年,她给我们生了一个小妹妹。

 

  按理说,她应该珍惜我们这个家庭,最初两三年,她确实很好,不知为什么,三姑六婆的朋友多了,她也逐渐变了。在爸爸面前她仍然表现得很慈祥,贤惠,可是爸爸不在家时,她常常为了一点小事打骂我们,学会赌麻将,挥霍父亲寄回来的生活费,手头拮据时,就拿我们出气,逼迫我们从小就半工半读……。

 

  假期匆匆,在复习旧课中很快就过了一半。继母忽然对我套近乎,拿了一块花布,带我去裁缝家里给我做新衣,不是过年过节,怎忽然为我做新衣呢?以为是我加了薪,她要奖励我,便不在意了,只是埋头回到书本里。

  隔了几天,满嘴金牙的卢叔叔嬉皮笑脸地盯着我不愿意走开,隔三岔五地来家里送这送那,让我心烦。当我决定到同学家里以避开他时,继母不得不公开了她的策划秘密。

 “卢叔叔喜欢你,那花布就是他买的。”

 “…………???”

  看到我的惊愕,她又接着说:

 “其实,他也不算老,他不喜欢现在的老婆,……。如果你愿意嫁给他做妾,他会另外买一间房子给你,他两间打金铺生意很好,还会为你开多一间。”

  我的脑袋“轰”了一声!

 “我不要!我什么都不要!”

 

  我出走了,在丘英丽家里住了两天,也哭了两天。

 

  英丽是我的闺中好友,我们曾经约好,高中毕业后就找工作——教书,储蓄够一张船票的钱就回国升学。她知道阿曼的为人,也劝过我干脆答应嫁给阿曼,但是,我还是执着地要回国。

 

 “我才十七岁呀,我要读大学,当医生,要给穷人治病,你知道我妈妈和妹妹为什么死吗?如果那时侯爸爸有一点钱,她们就不会死……。”

 

  第三天,阿曼来英丽家。谁告诉他的?肯定是英丽!

 

 “傻瓜!哭成这样,眼睛都肿了。现在是二十世纪六十年代了,自由恋爱是年轻人的权利,谁还有权利包办婚姻?父母没有权利,继母更没有权利!”

  他说得这样激愤,这样冲动。

 

 “回家吧,你爸爸回来了,你继母不敢强迫你了!”

 “我爸爸怎么忽然回来了?”

 “大概有公事回来,很凑巧啊!Oh!God blees you !(上帝在保佑你!)”

 “Oh!God blees me!(上帝保佑我!)”

 

  雨过天晴。

 

  后来还是英丽告诉我,我哭着到她家的当天,英丽偷偷找到阿曼,阿曼第二天就乘火车,到J市找到父亲所在报社,我的父亲立即请假回来。不用说,继母被他狠狠批评了一顿。

  评论这张
 
阅读(358)| 评论(5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