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海纳百涓

 
 
 

日志

 
 

[原创] 一抹阳光的温度  

2010-01-09 11:22:4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    一抹阳光的温度

 

“一抹阳光能有多少温度?”她问。

我怔怔地望着说话的明子,

——模凌两可:

“你要的答案精确到第几位数?”

“不必很精确。”

“那就不是问temperature(温度),

而是warm(温暖)——对吗?”

“真聪明!不愧是我的知心人!”

 

“温度”是科技概念中的一种度量,

它被人为地定有“摄氏”与“华氏”两种;

而“温暖”却是人的感受,

实在没有办法用温度计测量。

 

一抹阳光,

“一抹”,是多少?

算是文学上的"感情单位"吧?

——是形容词吧,也该有个程度大小啊!

但是,严冬里的一抹阳光

确实,真的,

能温暖一颗被冰冻的心灵!

几十年来竟不曾消失!

*     *     *

故事发生在文革期间;

地点在母校所在的鲤城;

主人翁是我的好朋友——明子。

 

明子是班里最穷的同学,

晚自习后,

喜欢叫上一碟“蚝煎”或烤红薯充饥的学生堆里,

绝对没有她;

食堂里排队买菜的队伍里,

也很少看到她的身影。

为了买课本、参考书,

每学期,她必须至少停膳三次,

每次至少半个月。

酱油与豆鼓拌饭的日子有多难熬!

但她没有怨言,没有懊恼,

好象永远没有吃饱饭的欲望。

只有读书、如饥似渴地读书……。

我从眼神里读懂了她的渴望,

——从书籍中寻觅生命的真谛。

 

*     *     *

武斗从棍棒石头升级到真枪实弹,

趁武斗间隙上街办一件急事,

明子遇到了魏伯伯,

正准备问候伯娘寒暄几句,

突然被伯伯拉到小巷里,

捂住她惊讶张开的嘴……。

“别出声,造反派正在搜寻你们!”

“说你们是里通外国的黑九类”。

她这才注意到街上慌张逃避的行人,

和越来越高亢的口号声:

“揪出资产阶级狗崽子!”

"打倒外国特务!

"油炸反革命分子!"......。

 

把心惊肉跳的她安全送回学校后,

魏伯伯被人出卖了。

造反派抓起他来就没命殴打。

他伤了肝,

在医院躺了一个多月未愈,

直到半年后她才知道。

泪眼中,

她恍惚看见魏爸爸竟是久别在天上的父亲。

一幕幕往事浮现在两年来近乎麻木的心里。

*     *     *

那一年秋天,麦子熟了,

我们到清远山下帮农民抢收。

一个淳朴的村姑走近了她的身旁,

在挥汗如雨的收割劳动中,

魏家女儿成了她的好朋友。

 

刚渡过三年自然灾害的贫下中农家庭,

瘦弱的魏妈妈煮一大碗面条,

上面两只荷包蛋,

端到了明子跟前,

不由分说,一定要她吃完。

 

想起从懂事起就没有吃过一顿饱饭的日子,

想起半工半读的疲惫之后还饱受打骂侮辱,

端着碗,她泪眼婆娑,

多么想跪在地上抱住魏妈妈的脚!

喊一声"妈妈!"

 

考虑有海外关系,

明子婉言谢绝了魏家在部队里儿子的亲事,

已两年不敢上清远山叙旧。

但是魏爸爸此次竟为她受了重伤,

他们仍然把自己当成亲人啊!

仍然在危难中挺身解救她,

以致于牺牲他自己啊!

 

在残酷的文革寒冬日子里,

就是与她没有血缘的这家亲人,

一抹阳光,

洒向她那颗被冰冻了的心,

慢慢地暖和、慢慢地苏醒......。

一直到严冬过去,

大地回春!

阳光普照!

  评论这张
 
阅读(352)| 评论(3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